• <li id="dxlul"></li>
    <wbr id="dxlul"></wbr>
    1. <li id="dxlul"></li>

      <button id="dxlul"></button>

      <progress id="dxlul"><legend id="dxlul"></legend></progress>
      百時美施貴寶中國官方微信號
      免疫腫瘤學探索

      探索免疫腫瘤

      從研究看為何一部分人對免疫治療有反應而另一些人無反應

      02/06/17

      疫腫瘤學(immuno-oncology,I-O)及相關研究志在利用人體自身免疫系統來抗擊腫瘤。2017年2月,I-O連續第二年獲得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的年度最佳進步獎。百時美施貴寶轉化臨床開發與藥物診斷副總裁Steven Averbuch表示:“隨著突破性I-O方法的問世,海量的轉化研究也在進行之中,這非常激動人心”。

      盡管迄今已取得了相當大的進展,但對I-O治療有反應的患者仍不到50%(視患者人群和具體瘤種而定)。統計數據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有些人對免疫治療有反應,而有些人沒有反應呢?

      百時美施貴寶的科學家累積了近20年的免疫治療研究知識,正在前沿技術的幫助下加速尋求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們正在細胞水平對癌癥生物學和免疫系統進行研究,分析來自腫瘤數據庫和臨床試驗的大量基因組數據,并使用生物標志物和伴隨診斷指導更快的決策制定。? ??

      Nils Lonberg

      Nils Lonberg

      從生物學探索到轉化科學,百時美施貴寶的I-O專家們孜孜不倦地探索、研發和設計新一代的免疫治療。? ??

      尋找具有潛力的靶點? ??? ?

      要尋找這樣的靶點,首先需要盡可能了解癌癥生物學和人體免疫系統。腫瘤生物學探索部門高級副總裁Nils Lonberg表示,有三種生物學機制可影響癌癥逃避監測和失控生長的能力:

      1. 癌細胞具有多種可表達也可不表達的突變。癌細胞變化多端。它們可能會產生新抗原,這種位于癌細胞表面的蛋白使得免疫細胞能夠檢測到它們的存在,并對其進行標記后摧毀,但它們也可能不產生新抗原。更何況不同瘤種的突變的總數五花八門。例如,兒童白血病是由一組有限的突變驅動的,借助靶向治療能有效地控制此類突變。然而,大多數癌癥存在多種突變而難以作為靶點,從而使其得以失控生長。

      2. 人體炎癥反應的平衡被打破。在健康人的炎癥反應中,免疫細胞對信號發生應答并迅速處理問題,引發炎癥和腫脹——例如當你的手指割傷時,傷口會變得紅腫。威脅解除后,其他信號會指示炎癥反應停止,因而傷口能夠愈合。健康人體炎癥通路的兩個方向都保持著適當的平衡。但是腫瘤會橫亙在這一循環特定的一點上,導致在癌細胞被清除前,炎癥衰減信號就已經切斷了T細胞反應。

      3. 癌細胞始終在發生突變。和細菌一樣,癌細胞在巨大的分子壓力之下隨時都在迅速分裂和突變。新突變可使癌細胞通過其他方式逃避免疫細胞的攻擊,例如阻斷浸潤,借助偽裝逃避監測,或表達不同的細胞表面蛋白從而對之前的治療發生耐藥。

      科學家在參與此類生物學機制的免疫細胞表面尋找特定的蛋白受體,這也是識別最具潛力靶點的方式之一。百時美施貴寶正在對處于不同階段的數十個靶點進行研究。? ??

      “隨著突破性I-O方法的問世,海量的轉化研究也在進行之中,這非常激動人心?!?/p>

      Steven Averbuch

      Tim Reilly

      Tim Reilly

      “我們以科學為本,通過研究疾病、開展動物研究、著眼于轉化數據,隨后提出假設進行驗證并觀察結果,這樣圍繞一個潛在的靶點全力以赴?!备笨偛眉嬖缙谀[瘤學部門負責人Tim Reilly表示,“無論結局如何,我們都有能力知悉為何某些東西有用或沒用。理解為何某些東西沒用常常與理解為何有用一樣重要?!? ??

      Bruce Car

      Bruce Car

      收集資料的過程包括查閱已發表的文獻,獲取癌癥基因組圖譜(一個大型公共數據庫,提供33個瘤種的基因組突變多維圖),并對臨床試驗中的患者基因組數據集進行分析。副總裁兼轉化科學部門負責人Bruce Car表示:“我們在尋找高發生率和高醫療需求瘤種中的高表達靶點?!? ??

      David Feltquate

      David Feltquate

      對臨床研究數據進行評價

      百時美施貴寶目前正在對許多經過專門工程改造以靶向多個瘤種中不同免疫系統通路的分子進行研究。

      “我們根據所了解到的情況來調整藥物研發計劃,這是一個迭代的過程?!蹦[瘤學早期臨床開發負責人David Feltquate指出,“借助當前掌握的工具,我們的目標是根據特定的特征,在研究進程中更早識別出更有可能發生治療反應的患者。這些特征能為我們的整個計劃提供和豐富信息。同時我們也沒有放棄那些發生治療反應的可能較低的患者,我們也許能為他們提供另一種藥物?!?/p>

      除收集安全信息和治療反應率等標準臨床試驗數據以外,百時美施貴寶的科學家還開拓新的方法以盡早獲取最佳的洞察信息。

      “我們正在與擅長生物標志物和伴隨診斷的商業合作伙伴積極合作,以保證為正確的患者提供正確的藥物?!?/p>

      Anil Kapur

      Anil Kapur

      Anil Kapur

      I-O早期技術與生物標志物商業化部門的副總裁Anil Kapur說:“我們正在與擅長診斷并且覆蓋全球市場的商業伙伴積極合作,以確保提供最佳的客戶體驗,為正確的患者提供正確的藥物?!鄙飿酥疚锟捎糜趨^分腫瘤和腫瘤微環境特征,可能為患者對免疫治療產生何種反應提供信息。而伴隨診斷則用于識別可從現有治療方法中獲益的患者? ??

      了解更多:免疫生物標志物在腫瘤微環境中的作用

      本公司的科學家還運用先進的成像技術,在毫分子(分子的千分之一)層面探究免疫反應過程的生物學原理,借此可更準確地了解癌癥的反應方式。 Feltquate 說道:“我們正處于研發造影劑的早期階段,這將幫助我們利用 PET 成像(正電子發射斷層造影術)對患者的生理學特征建立圖像?!? ??

      Steven Averbuch

      Steven Averbuch

      跟進下一代I-O研究? ??

      整個行業內已經開始進行下一代I-O研究。所研究的方法也發生了激動人心的轉變——聯合治療也許能夠同時針對多個腫瘤靶點發揮作用。

      “假設癌癥就像一個亮著很多盞燈的房間,標準化療就同時破壞所有燈使其熄滅,”Steven Averbuch說,“靶向療法用靶向藥物來治療主要由單一突變驅動的癌癥,類似于切斷一個控制房間里大多數燈的開關。而在當前這個I-O的時代,我們正在對所有電燈開關進行研究,希望有一天能夠在患者就醫旅程的不同階段,采用不同順序和組合來關閉開關?!?/p>

      此外,通過與生物科技企業和學術研究中心開展越來越多的行業協作,百時美施貴寶得以利用對癌癥性質的全新理解,尋找新的信息科學和其他工具使用方式,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來運用數據。

      “為什么一些人對I-O治療有反應,而另一些人沒有,我們正在越來越接近這個答案?!盇verbuch說,“我們的目標是繼續開展研究,最終希望能永久性地解決癌癥?!? ??

      毛片基地